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我的系统超环保

第一百五十七章 车祸

我的系统超环保 花月皮皮虾 2141 2020-02-14 17:59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jvrppxg.net 爱奇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搭上回学院的大巴后,贺宵的目光就没从手腕上的银链身上离开过。

   他一直没想明白,戒指不过就是变了个样子,怎么就算是介质了?

   如果是这样,他一直都是有介质的,何必费劲折腾来折腾去?

   系统不会又在坑他吧?

   正当他想着这些的时候,大巴忽然剧烈的颠簸了一下。

   大巴车已经使出了市区,正在开往郊区的路上。

   “没长眼啊,怎么开车的!”

   贺宵看到前排有一个男人从座位上坐了起来,正指着驾驶室的位置破口大骂。

   “马路正中间有个坑我能怎么办?你有本事你来开啊!”司机回头瞪了男人一眼,得理还不饶人,“钱没几个脾气还不小,你要是嫌坐大巴不舒服,有本事自己买小轿车开啊!”

   通往学院的大巴走的大都是郊区高速,除了像贺宵这种在学院工作或者学习的人,坐在大巴里的大都是嫌市区租房贵,或者老家在农村的底层打工人群。

   所以大巴司机才敢这样有恃无恐地贬低嘲讽男人。

   男人被司机怼得哑口无言,面对一车人火辣辣的视线,只能涨红着脸坐回到了座位上。

   贺宵从后看着他,发现男人的肩膀都在气得发抖。

   虽然男人脾气暴躁确实不对,但贺宵还是觉得司机的态度更过分。

   大巴在让人压抑的沉默中驶出了几公里,贺宵也决定先打个盹,养精蓄锐来准备晚上的活动。

   他倚着窗刚闭上眼睛,几分钟之后,忽然发现整个人随着座椅重重往下一沉!

   随之而来的是金属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以及窗外清晰可见的四溅火星。

   “停车、停车!车塌了!”

   车厢内顿时一片慌乱,不断有人在倾斜的车厢内边蹒跚着往车门边跑,边向司机大喊。

   贺宵也立刻扶着前座的椅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朝着混乱的车厢内张望,同一时间,他发现系统界面上出现了一个高得离谱的数值:2321Ml/s。

   贺宵在上车的时候就确定过,车厢里坐的都是普通人,没有一个人的数值超过100ml/s。

   而且在行驶的期间,车内也没有人员流动,毕竟是长途巴士。

   司机其实是第一个发现车况异常的,但当他想踩刹车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体根本无法自主行动——他的下半身不知在什么时候缠满了密密麻麻的头发!

   “鬼……鬼啊!”一名中年妇女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吓得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抬起的手正颤抖地指着站在她面前的人。

   贺宵立刻从慌忙逃命的拥挤人堆里挤了过去,却只看到一个头发拖了一地的脑袋!

   而且这些拖地的头发就像长了手脚一样,正在向四面八方快速的移动蔓延,包括司机的座位下方和摇摇欲坠的车底下方。

   贺宵一瞬间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是这些头发把车底盘扯了下来!

   “一个都别想跑。”声音从头发的主人身体里传了出来,他缓缓转过头,轻蔑地扫视着车内的人,眼中充满了愤怒。

   贺宵看到了一张恐怖却十分熟悉的狰狞面孔。

   这个男人就是不久之前跟司机发生了口角的那个男人

   男人的脸上爬满了青黑的血丝,面颊凹陷枯萎,身体里的血肉仿佛正在被压缩一样,身形正以十分不寻常的速度枯萎。

   跟当时的被植入了水晶的西米路几乎一模一样。

   不等贺宵从震惊中抽出神来,男人身后的头发就突然伸向了车厢内每一名乘客的脚边,然后飞快地爬上了他们的身体,将他们捆绑了起来。

   当其中一束头发刚爬到贺宵的膝盖处时,他以敏捷的反应速度,立刻使出【铁指】,一把将头发给扯断了。

   但扯断的过程比贺宵想象中要艰难许多,就仿佛他抓着的不是头发,而是一把高密度的铁丝。

   他不确定是不是因为自己体内的炼气被杜劫的风网给压制了,所以导致【铁指】的威力下降,还是这个男人的头发根本就不能以常识来衡量。

   “谁来帮帮我!要撞山了!”

   大巴司机忽然焦急地喊了起来,他无法踩刹车,但是大巴却因为地盘的脱落失去了平衡,仅仅只是方向盘的操作根本无法将车身摆正。

   现在车里只有贺宵的行动是自由的,他当机立断朝着驾驶室的位置冲了过去,同时喊道:“拉手刹啊!”

   “拉得动手刹我他娘能喊救命吗!”司机满头大汗地回头看了贺宵一眼,“我的手也被头发给缠住了!”

   他的话音一落,车身就歪得更厉害了。

   还好贺宵已经趁乱在男人还没注意到的时候,就冲到了司机的座位旁。

   他刚找到手刹的位置,正准备去拉,一股拧成麻花状的头发就从他的身后伸了过来。

   “小伙子,小心手上!”司机紧张地大喊。

   贺宵飞快地瞥了一眼延向他身前的头发,赶在他的双手被头发缠住之前,猛地把手刹拉了起来。

   车身猛地一顿,差点把贺宵摔了出去,一阵尖锐的刹车声和糊味从车底传了过来。

   车速虽然开始减慢,但车头仍没有摆正,车头前方的护栏边就是一座高耸的山壁!

   这时贺宵的上半身已经被那些头发五花大绑,他拼命的挣扎也无济于事,现在他身上唯一还能行动的只有两双脚。

   就在车头就快冲出公路边的护栏时,他立刻抬起脚,对着司机面前的方向盘逆时针出力,狠狠踢了一脚。

   车头迅速偏向反方向,车身借由着刹车的力量和护栏紧密的摩擦,终于在快要冲断护栏撞上山壁的危急关头停了下来。

   “现在当好人,刚才干嘛去了!”愤怒的咆哮从贺宵的身后传来,他和其他被男人的头发捆绑住而无法行动的人一起,被重重甩出了车外。

   被砸碎的车玻璃散落了一地,不断有哀嚎声从车外传来。

   司机的伤势更加严重,他被甩出的位置正好是上车门边的金属扶手,他的脑袋正好撞到了扶手上,整个人当时就昏了过去。

   贺宵被扔到了路边的护栏旁,身后就是坚硬的山壁,他的右侧肩膀好像都被撞脱臼了。

   男人走到昏迷的司机旁边,神情冰冷地盯着他,短暂地停顿之后,凶狠地往他的脸上一连踢了好几脚,最后在走下车之前,又回头往司机的身上啐了口唾沫:

   “让你狗眼看人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