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仙缘非缘

第一百五十九章 传送(求订阅^_^)

仙缘非缘 来打可爱多 2114 2020-02-20 21:57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jvrppxg.net 爱奇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从地下的囚牢密室出来,绕过先前经过的空旷大厅,许应终于逃离了血元上人的视线。

   刚到地面,许应并没有着急去止戈坊去找那位唤作金不语的筑基修士。

   反而是折返回金蛇居住的小院之中。

   此时,金蛇道人已经是被血元上人当做饲料献祭掉了。

   这消息可就许应一人知晓,金蛇原本那些留放在小院中的东西,现如今可都是无主之物。

   蚊子再小也是肉!

   许应的身家也是一点一滴积累而成的。

   金蛇道人的小院依旧腥臭,不过许应一想到金蛇道人留下的遗产便也就忍了。

   院子里那些盆盆罐罐的妖兽血块并没有什么太大价值,毕竟都是低阶妖兽遗留的东西。

   许应扫了一眼,径直就入了屋子。

   屋内的摆放一如先前那般凌乱,甚至于少了金蛇挡在眼前,许应发觉屋内不止凌乱还穷酸。

   随地乱丢的丹药瓶都是空无一物,摆在角角落落的灵栽盆里的灵植也是枯死许久。

   也难怪自己随意出瓶汨罗丹,就能让这金蛇道人喜笑颜开。

   这金蛇当真是许应见识过最破落的筑基修士,许应悔不该回他屋里来。

   不过许应也是误会金蛇了,若是自身暗疾未有发作前,金蛇也算是个小有身家的富修士,只是为了治疗伤势,这才沦落到如今地步。

   许应嫌弃地瞥了几眼后,也是悻悻然离开了此处,未有带走一件物什。

   而后,许应也是开始思索起金不语的事情来。

   这血元上人令自己去寻那位唤作金不语的筑基修士,那么此人必定是曾经受过血元上人乃至其父恩惠的,或是留有把柄在血元上人手中。

   唯有如此,血元上人才能与许应说出那般话来。

   但是许应却是想到,这血元上人作为堂堂一个金丹期上人,竟然能沦落到阶下囚的地步,就连自己父亲留下的遗产都护不住。

   焉能确保这金不语当真是血元上人的人呢?

   对此,许应是抱有深深疑问的。

   换句话说,血元上人在许应看来也不像什么庸碌之辈,那能吞下他东西的罴元真人得心思狡黠到什么程度。

   罴元真人还是高了许应两层境界的元婴期修士,许应可万万不敢暴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找到金不语这名筑基修士,且暗中调查他一番,于许应看来此事很有必要。

   此时,许应刚从金蛇院中出来。

   小院正好处在鱼龙混杂的和善坊中。

   至于金不语,血元上人提及他的时候许应记得好像是止戈坊的修士。

   有了大致位置这便好办多了,金家多得是穷困潦倒的低阶修士,多寻几个问问就行。

   计划已定,许应也不拖拉。

   直接去了一处暗铺,寻些低阶修士问问。

   和善坊内没有正式开设的商铺,若是想要购买什么修炼的丹药一律都是去的求贤坊或是金家专门流动的商坊。

   但是在和善坊内却有许多低阶修士开始的暗铺,里头都是自己闲暇时候炼制的丹药器物,或者是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

   金家暗铺虽然取名叫做暗铺,其实却是十分好找。

   许应刚行几步,便在街道一侧的柱子上看见了“金六叔丹药坊”的模糊字样。

   于是乎,也就进去了。

   ……

   金不语,筑基后期修为,平日里负责商宁边境的一些防护事宜,如今恰好在金城之中。

   在许应打探到的消息里,并没有关于金不语和怀安真人或者血元上人的任何关系。

   是个暗子!

   既然如此,许应放心多了!

   止戈坊,金不语院外。

   一排排颇有意趣的小院庭落之中,最为寒掺的那处地方便是金不语居所。

   兴许是平日里多在外忙碌,兴许是沉迷于苦修,让他没有闲暇顾忌到自家院落的打理。

   寻常灵木做的院门,一色的灰砖墙壁,便是许应所见所闻。

   不过这都不打紧,能让许应坐传送法阵离开乾西地域便好。

   叮……

   熟悉的传讯法阵声音。

   此时,金不语恰好在院内。

   一袭妖兽皮衣,腰间别着几颗兽齿佩饰,面容有些憔悴。

   此人便是金不语。

   许应初见他,也不多言语。

   走上前去,透过露出一丝的门缝递送过去血元上人给的玉简,而后定声说道:

   “贫道想去往乾西,还望道友襄助。”

   言简意赅,切明旨要。

   “进来说话。”

   口吻与他憔悴的面容一般,嘶哑得很。

   许应入门,依稀瞥见这金不语脸上带着犹豫神色,却也不解意思权当为难。

   金不语待许应进来,直接便开口说道:

   “先说好,我金家的传送阵至多通往乾东的小城。

   如今大乾三宗四门互为仇雠老死不相往来,那些乾东的大城可是万万布置不了传送法阵的。”

   许应可不管他乾朝自己的恩怨,能让自己传送过去便是好是。

   赶紧也是爽快地说道:

   “这我晓得,麻烦道友了。”

   话音未落,金不语便带着许应进了屋去。

   只见他俯身翻动了好久,竟然在角落腾开了一处地方。

   地面之上隐约也是露出了一处地窖的入口。

   他右手一招,示意许应跟过去。

   地窖大门一开,两人就这么落了下去。

   金不语家中的地窖很是简单,刚一触地许应便能见到尽头,两眼所视皆是漆黑。

   半盏茶后。

   金不语忽然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样灵石模样的东西,往地窖墙壁上某处角落轻轻一嵌。

   登时!

   一座硕硕发光的传送法阵,便出现在许应面前。

   许应有些措手不及,这与自己预想的情况不符。

   金不语瞥见许应脸上吃惊神色,嗤笑道:

   “怎么道友还想走我金家通用的传送法阵不成?

   愣着干嘛?

   还不赶紧过来,这灵石里头的灵机快要损耗光了。”

   许应也不敢耽搁,稍微检视一下四周,便直接跨入了传送法阵之中。

   对于传送法阵,许应可是驾轻就熟了。

   这也是他第三次踏入传送法阵中,如今可不会再犯以前的错误。

   蹭蹭几下便是几道真元护住周身关键的部位。

   呼……

   许应踏入传送法阵之后,双眼一闭一睁之间,映入眼帘的事物已然与先前大不一样。

   滴答、滴答……

   石壁上清泉溅落的水珠跌入潭中,发出悦耳声响。

   许应此时应该位于乾东地域一处偏僻的水潭附近。

   至于具体在哪,许应还要寻些标示方能确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