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耽美百合 1522年我在大明当海盗

330.雷州之行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jvrppxg.net 爱奇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白莲教永远都是一杆尖锐的枪。

   以至于某些野心家从来都不会忘记这个用起来极为顺手,若是一着不慎就可以将之丢出去,当做替罪羊的兵刃。

   即便如此,兵刃也不过是兵刃。

   刀操在谁手中,便可用之以伤人。

   无论是安家,还是王家,尽皆可以。

   陈闲稍加思索有了几种可能的猜测,比如王家的动机,他要的乃是整个地域发生混乱,而后坐收渔利。

   往日里,王家总是做出一副风淡云轻的模样,但实际上,在琼山县被视作四大世家的其余各人连给王家提鞋都不配。

   他不剥削百姓的本质不过是这些蝇头小利,太小太小,小到他都懒得去尝上一口。

   只是,陈闲搜索了自己的记忆,却不曾发现这个犹如庞然大物一般的王家到底是何来历。

   这也许是历史上的一个拐角。

   也许是历史上曾经便不曾成功最终消失于岁月长河之中的一枚砂砾。

   只是,隐隐约约间陈闲倒也是嗅到了些许诡异的气味。

   王家传闻在朝廷之中另有依仗。

   但素来名声不显。这等说法很是蹊跷,在大明一朝姓王的官吏如过江之鲫,数之不尽,若是以旁支来讲,各种姓氏更是复杂如云。

   官吏更迭潮起潮落,能保一地太平之人更是多如牛毛,甚至这样的人在朝中可能毫不起眼。

   但隐约间,陈闲仍旧觉得有几分蹊跷。

   王家的后台,是谁?

   此时的他坐在一处小屋之中。

   他们已是出了琼山县,只是仍在琼州,与雷州隔海相望,附近天气潮湿,路途泥泞,不便于行,他们奔走了一夜,方才抵达这里,只得找个地方落了脚。

   因为均是少年打扮,尤其陈闲看上去年纪尚幼,故而没有什么人上来刁难,他们一身泥灰,人见了,只当是沿途来的花子,便不将他们当回事。

   只是待得他们靠近以后驱赶一二。

   “少东家,明玉掌柜在雷州城内已是设了车马,差人说了,若是抵达了雷州,便可由他手下护送前往目的地。”

   陈闲点了点头。

   “车马先到,我等见机行事,地方不定。”

   他将李明玉留下之后,他甫一归心,便让他负责浙江、福建以及广东一带车马行的建立与组织。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古往今来,这商道与车马乃是一等一的大事。

   效率是否高绝更是关乎很多事情的成功与否。

   李明玉跟从安掌柜的多年,安掌柜为了博取陈闲的信任,李明玉到他阵营之时,自然也连带着将整个手下的车马行部分也都带了进来。

   在濠镜之时,李明玉和翁小姐便都一并将一些显然是安掌柜心腹的角色剔除了出去,而后以自己的人马充塞,又在当地以较高的薪水招徕人手替换掉了那些原有的劳力。

   方才粗略地搭建起了隶属于濠镜的运输团队。

   虽然这个团队仍旧存在隐患,但至少没有将整个喉咙都让安掌柜一手摁住了。

   雷州隶属于广东,但多少有几分偏僻,李明玉的团队亦是还未触及到这部分,但派出一小支车队倒是绰绰有余。

   “若是到了杭州,我也应当见见李明玉,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

   “明玉掌柜每日都奔波来往,很是尽心尽力,而据我所知,安掌柜已是几次三番登门拜访,俱是被明玉掌柜拒之门外,又气又恼,这阵子的杭州,咱们的车马行内,已是起了好几拨冲突,有人便怀疑,乃是安掌柜捣的鬼。”

   陈闲不禁笑道:“杭州这地方不就是安掌柜的一亩三分田,若说不是他干的,方才算笑掉他人的大牙,我既然去了,自然也要与这位谈谈,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安掌柜既然是安国门前的小鬼,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有几把手段。”

   既然已是知晓了琼山县将要成为整个南方的火药桶,陈闲也就懒得在等探子会否送来新的消息,稍作休息,一群人已是往雷州赶去。

   好在兵祸尚且只出现在琼山县,附近的渡口仍旧可用,几个船家正在与人商谈价格,狴犴已是上前与人攀谈起来。

   他往日在组织之内沉默寡言,但到了外头反倒是有个好口才,而且还跛了条腿,人生得秀气,皮肤更是比之别的冥人要来得白皙,便招人怜爱与喜欢。

   那船家听得了银钱,又打量了几个少年一眼,已是应承,叫他们入了船舱。

   “你们这些小娃娃,可是不知道当年宋朝时候的大官人,可都乘过我祖宗的船呢!”那船家见得闲来无事,便开口说道。

   陈闲觉得有趣,从古到今,自中央被贬到地方的人有很多,但论惨,这被贬到琼州的,恐怕也是天子头一号了。

   不过这样的人为数不少,自唐朝置雷州以来,便屡见不鲜。

   至于这位船夫所说的宋朝大官儿,陈闲隐约记得,当时的二苏确实有被贬往琼州雷州二地的履历。

   苏轼在琼州,而苏辙则在雷州。

   只不过,两人自雷州一别之后,便成了永别,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有几分扼腕。

   那边的船家倒是还在口若悬河,但陈闲倒是有几分困意袭上心头,对于众人而言,虽是在外闯荡,但陈闲还得面对的是各种大局上的设计,他有几分疲惫,便已是躺倒在了船上。

   可待他一睁开眼,所看到的却不是往日梦境里的风景,而是一处山洞。

   他有几分好奇地往其中走去,还未走到尽头,却听到里头似乎有什么声音,而后便是一个男人的话语。

   “我等八人……参天之妙算……”这样的声音时断时续,陈闲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想要听个清楚,只是那些人仿佛一下子不说原本的话题了。

   “梁兄去海上,海上之辈茹毛饮血,凶残至极……”

   “自有可以沟通干涉之辈,若是此等之难都难以应对,可不在八奇之中……”

   陈闲暗暗皱眉,仿佛这一切都像是幻梦。

   而就在这时,他试图伸头去看,却见得是八张古怪的面具,悬浮在洞穴之内。

   安静肃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