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幻想言情 印儿(天安)千晛(xian)

曰归曰归(一)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jvrppxg.net 爱奇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大雁城外的茶庄住着上百户人家。庄主的妹妹是个泼辣女子,印儿和千晛背着陆岐于茶庄落脚时正好遇见她。好巧不巧地,竟是熟人。

   老板娘深感与两位姑娘的生死缘分,大发好心给二人腾出了一套带菜地和花园的宅子。夏茶涩且苦,茶庄里的人闲得没事,老板娘又安排了两个采茶丫头照顾陆岐。

   宅子左边是菜地,种着西葫芦,右边是花园,种着石榴花。两样东西都没什么气味,就是进门一瞧,大橘大绿的有些晃眼。

   午饭过后,印儿坐在树荫下的石桌旁,脸贴在冰凉的青石上晕晕乎乎地打着盹儿。

   千晛坐在印儿对面,无聊地剥着荔枝。

   等剥完了半个盘子,她才轻轻摇了下某人的手指:“给你剥好了。”

   不知道是真没睡醒还是装没睡醒,印儿反过来握住千晛的手,贴在自己脸上:“千晛姐姐,好热啊,给我冰一下。”

   千晛刚剥完荔枝,指尖还沾着水滴,被印儿握着一晃,水滴便落在对方的眉梢上。

   千晛的注意力便转移到那颗水滴上,她半弯着腰,小心翼翼地用指腹帮人把眉梢处的水滴擦拭干净。

   印儿闭着眼睛,睫羽微颤,对方的动作很轻很软,像清澈的湖面上微微荡起的涟漪。

   千晛低头发现印儿弯着唇角在笑时,才意识到自己的手一直被人握着,本冷着脸预备叫人放开,可看到对方被阳光晒得绯红的脸颊时,又忍不住用手背贴着对方的面颊:“印儿,去屋里休息。”

   印儿蹭着对方的手背慢悠悠地睁开眼睛:“陆岐醒了吗?”

   千晛瞧见对方醒了,堪堪撤回右手:“这才未时。”

   距离出城,也就三个时辰。

   印儿抬手摸着刚才被抚摸的地方,心底有种说不出的得逞的喜悦,她左手托着下巴撑在石桌上,右手捻了颗晶莹剔透的荔枝:“看来城里还没闹出多大动静。”

   她们两人选择茶庄落脚,便是算准此处消息传得快。若城内有什么大动静,那么不出半个时辰,此地一定会有人将消息传来。

   现下,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不过也不能如此被动的仅止于此。

   印儿:“千晛姐姐,你有办法送一封信至大殷王朝吗?”她在石桌上趴着根本没睡着,满脑子都在想这些事。

   千晛想起她送出去的那只红鸽至今还未归来,开口道:“可以是可以,但若对方行踪不定,就很难送到。”

   印儿笑起来:“不会的,我需要你帮忙送一封信到大殷王朝的储君龙瑔手中。”

   千晛心有疑问,却没打算开口问该人是谁,只见她左掌中浮现出红色鸽子的形态:“你将你需要传达的,告诉它就好。”

   印儿瞧着这鸽子,觉得真是个好东西,毕竟千里传音这种东西可不是人人都会。对方是储君,印儿咬着唇琢磨了一下用词,最后开口道:“龙瑔大哥,听说你不久前当上了储君,架空了你那皇上老爹的权力,不知可否帮印儿一个忙。大雁城的城主白幸烽是你父皇在位时任命的,现下必定不能为你所用,望你早作处置。”

   千晛听着言语中的话,大致明白了印儿的用意。大雁城现下的局势算得上势均力敌,若要打破平衡,便需一只强有力的手从外部介入。中央手握实权者若开始干预地方官府,必会使得地方官府恐慌起来。

   印儿见红色鸽子在眨眼间飞走,才将手里那颗荔枝塞进嘴里,慢吞吞地解释起来:“千晛姐姐,你知道我身上的钱都是哪儿来的吗?”

   千晛 :“方才那位名唤龙瑔的储君。”

   讲到这个份上,其实并不难猜。

   印儿:“昔日,人间四分五裂,天下动荡不安。大殷第一代君主征服九州,统一天下,建立大殷。但大殷统治在周边其他部落民族的攻击下,日渐式微。我于七年前在一次部落交战中救了龙瑔,那时他还是大殷的九皇子,并不受皇帝待见。我帮他破了其他部落的阵法,又助他还朝,他才得以在大殷诸皇子中站稳脚跟。”

   “后来我以为他会留我下来帮他夺权,我就赶紧溜了,没想到他在我装糕点的包袱里装了一块儿七尺圭臬和一封信,”印儿挠着头怪不好意思的,“那信上说拿着那块圭臬,在天下任何钱庄都能取到银两,以后若有事他能够帮上忙,他一定会竭力相助。”

   千晛面上云淡风轻,心里却觉得有些微妙。

   印儿不知道千晛在想什么,低头小声地侃起八卦:“千晛姐姐,我以前一直觉得人间美人太少,后来我知道龙瑔喜欢的是西凉的古佳公主时,我就特意跑过去偷看,后来发现公主长得太好看了!我现在都怀疑龙瑔统一天下是为了让西凉送公主给他。”

   千晛冷漠地点头,别人美不美有你什么事呢。

   “不过千晛姐姐,你永远最好看了。”临了,印儿害羞地补充一句。

   千晛实在懒得理她。

   两人不知不觉竟然聊了半天,往日倒是从来没有过眼下这样熟络的气氛。现在嘛,大概是两人闲得慌,又或许把对方当成了朋友。印儿想起白泽强塞给她的任务,其实也没有那么差劲,但是,如果所有事情能顺利解决的话,就更好不过了。

   未时过后,便是申时。夏季的天色暗得迟,印儿和千晛去屋内看了一圈,陆岐并没有苏醒的迹象。两人在房间里施了法,便走出院子,预备去附近的茶山上走走。

   一路上都是印儿在挑话题,无聊得很。一会儿折了朵野花,让千晛猜是什么名字,一会儿又去逗逗路边别人院子里的小狗。

   千晛确实是一句话都没搭理她,眼珠子却止不住地跟着那人的背影转。

   真是每时每刻都闲不下来。

   有时候前面有一块大石头,左右张望的那人也是看不见的,她没办法,只能伸手不情不愿地拽住对方:“印儿,我手里的这朵花叫什么名字。”

   印儿自是乐意给她解答,呆在身边开始聒噪。

   千晛无奈地,就笑了。

   两人才走至茶山,还未与一些修剪枝叶的老农聊天,便见远处风风火火跑过来一大群敲锣打鼓的人。

   其中一位正是老板娘。

   “大家伙!大家伙!都出来!”老板娘扯着喉咙喊着。

   茶庄里的百姓赶忙跑出来,有些端着簸箕,有些剥着黄豆,有些打着赤脚:“老板娘,啥子事嘛,当家的请客吃饭吗?”

   老板娘秀眉紧皱,连续敲了几声锣鼓,一边走一边喊道:“前些日子进城,在城北医馆看过病的都出来!”

   她一边吼着,一边让跟在身边的人吆喝:“我们这儿的人,在城北医馆看过病的都出来!赶紧的,别磨蹭,都给我出来!”

   印儿和千晛两人急忙走下山坡,抓了一敲鼓的小伙子问道:“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小伙子叹气,急得很:“哎哟,姑娘,你们是不知道,城里出大事了!那些在城北医馆看过病的人,全变成僵尸了!”

   “城北医馆,那不是,城主夫人?”印儿抓着人追问。

   小伙子:“就是啊,但现在城主夫人入了监狱,那她治病救人的药,肯定是真的不对劲啊!”

   印儿: “什么意思,怎么就进监狱了?她可是城主夫人。”

   小伙子敲着锣鼓又吆喝了几声,才紧接着跟她解释:“据说是城里面一些反对用大雁城赋税看病的大夫去找城主上奏,说夫人用来治病救人的药里有某种西域的毒药,可以让人变成僵尸,果不其然,那些被夫人看过病的人真的变成僵尸了!”

   “城主派亲卫队去请夫人回府,但却拉了辆囚车去,冯山将军直接就跟亲卫队的人打起来了!”

   “夫人自愿回府,跟夫人站在一边的大夫和官吏去求情,请求彻查此事,但不知道为什么全部惊慌失措地跑出城主府了。”

   小伙子正说着,远方又一个壮年人飞速地朝众人奔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是真的!有当官的说城主夫人是妖怪,他们看到城主夫人满头白发!”

   “还有,还有,城主突然下令,明日午时三刻要当街处死夫人!”

   明明早就料到过这是一场全面针对夫人的攻击,可是当它来临时,还是忍不住觉得,太快了。

   势均力敌的局面突然倾斜,一定是中间某一个环节坍塌了。

   印儿和千晛两人来不及多问,赶紧往陆岐所在的宅子飞去。然而当她们冲进屋内时,房间里的结界早就被人从里面冲破了。

   印儿握紧拳头:“回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