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蝉鸣之时

第66章:神羽要杀人 下

蝉鸣之时 安泽欣 0 2019-10-09 16:40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jvrppxg.net 爱奇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不管圣人村的人如何不舍,萧瑾辰还是要离开了,而且他还要把那位爱吃肉的法印大师一并带走。

   本来想着说要好好招待这位救命恩人的,但既然萧公子急着要走,他们也不是些迂腐之人,萧公子是那高在天际的人物,能来看他们已是天大的恩德了,他们又怎敢有更多的要求,况且人生一途,相聚多伴随离别,哪个人不是走过这一段,立马就要赶赴下一程的,所以萧公子停不得,也不可能停,就跟他们一样,家园被毁,亲人惨死,难道他们就不活了?明显是不可能的事情嘛。

   而且既然已立了像,填了井,恢复了往日的建筑,那么他们也要同过去告别,赶往人生的下一程了。

   入村时还是中午,出门已是傍晚了,安静依,梦琬中等人悉数上了车,而作为救命恩人的萧瑾辰和法印和尚二人,则是和那位拄着拐杖的白发老头,以及老人身后的数位村民告别。

   李杏花,杨义,刘志,孙伟,萧瑾辰一一看过去,有些感动,确实,对于圣人村来说,这是天大的恩情,但对于他而言,不过就是个任务罢了,一点善意,却让如此多的人感恩戴德,萧瑾辰说不出这是种什么感受,感动,平静,自豪,种种滋味,难以言说,只是面对此景,无言,其实便是万言。

   萧瑾辰抱了抱拳,江湖气十足:“诸位,山水有相逢,等瑾辰从北齐回来,再来叨扰。”

   “萧公子一路平安。”

   “萧公子照顾好安姑娘,到时候和她一块来啊。”

   “萧公子,我姐说你长得真好看,说她会想你的。”

   “呸呸呸,你说什么呢,人家安姑娘可还在呢,回去告诉你姐,真不害臊,还有啊,你说便说,怎么就不知道躲过安姑娘呢?”

   “萧公子,请受老朽一拜。”最靠近萧瑾辰的那位白发老头弯腰鞠躬。

   “老爷子,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萧瑾辰有些慌乱,作势便要去扶。

   老头向后一步,躲过萧瑾辰的双手,沉声道:“萧公子,你若不接受这一拜,老头子我就是入了土,也不会安心的。”

   “您……”

   萧瑾辰只说了一个字,便再也说不下去了,扬了扬头,年轻人迅速转过身去,法印和尚跟在他身后,轻声念了句阿弥陀佛,谁也没回头,一个翻身上马,一个上了箫青瑜三人乘坐的马车。

   在他们身后,圣人村全体村民皆弯腰鞠躬,且长久不起身,几乎是心有灵犀,在萧瑾辰带着车队离开之后,一句话悠悠飘荡在空气中,可能不大,但落在萧瑾辰耳朵里,便恍若炸雷了。

   “萧公子,请受我等一拜!”

   ……

   车队并没走多远便在一处邻水的地方停下了,此时距离他们离开圣人村,差不多刚好两个时辰。

   若想从常州走到沧州,大约还有半天的路程,而且这一带地势不平,夜行极易发生危险,所以萧瑾辰经过一番考量,最终还是决定停下来休息一晚上。

   地上很快便升起两堆篝火,马夫们在不远处喂马,萧瑾辰等人则分成两拨围在火前,萧瑾辰,叶思韵,梦琬中,安静依,法印和尚是一拨,诛玉,箫青瑜,吴畏,阮文启,何君琦五人是另一拨。

   那边两个孩子不知道在嘀嘀咕咕说些什么,时不时的还会发出清脆的笑声。

   阮文启和何君琦背靠背坐在一起,这两个年轻人,一个闷骚,一个主动,一静一动,相处起来倒显得格外有爱,隔着很远,便有一股恋爱的酸臭味袭来。

   诛玉拿了根长木条,看上去是在拨火,实际上余光一直都注意着自家小姐,我的亲娘喂,这四个人怎么凑的一块去了,叶思韵算是长辈,自然没什么,可自家小姐和安静依待在一块算什么事儿嘛,在马车上都够糟心的了,这好不容易能透口气了,结果又坐一块去了。

   诛玉有些哀怨,只是安静依和梦琬中两人在她眼里,几乎都算是完美,所以这怨着怨着,就怨到太子殿下头上去了,诛玉都恨不得拿手里的烧火棍去把萧瑾辰打成猪头,这臭男人,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好看嘛,好看能咋?如果女人是红粉骷髅,那他萧瑾辰百年之后不也是个骷髅?好看这种东西,它能吃能喝吗?真要碰上乱世了,都不如一头肉猪,猪起码能吃,你人也能吃?

   诛玉是实在看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这也没干啥呀,怎么就喜欢上了,不显得仓促吗,可那对象里面也有自家小姐,诛玉也便只能哀怨一声造孽了。

   法印是个和尚,本不应该擅长男女之事,可当和尚坐在这四个人中间的时候,突然就有些懂了,种种小心思,防不胜防,明明未较劲,但那平静之下却分明是暗潮汹涌。

   和尚闭目盘膝,看上去一本正经,实际上他都感觉自己要冒汗了,法印啊法印,你就是个传法门的而已,怎么就遇上这种事了?山下男女的事也是你能参与的了的,也不看看自己是几斤几两,你说你,白天装个啥劲,不装能死啊你,报应现在不就来了,我看你这高人还能装多久?僧人悄悄睁眼,撇撇嘴,佛祖,弟子苦啊!

   萧瑾辰倒是并没这个觉悟,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恋爱中的男女都是傻子,被爱情长久滋润的萧瑾辰便傻了,平时的精明一点也没放在这种事上,当然,没看出是没看出,气氛还是能感觉到的,他甚至都不敢和安静依多说一句话。

   梦琬中有些后悔把兵书放在车上了,众所周知,有些人低头看书,除了读学问以外,还可能是为了掩饰尴尬,梦琬中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不知道该说什么,便索性从地上拿起一片枯叶,她自己想的是玩,但在外人眼里,那枯叶已经碎到不能再碎了。

   安静依还是那样的状态,也不知道是不是示威,安姑娘紧紧抱住萧瑾辰的一只胳膊,脸蛋红红,似乎还没从被村民调笑的害羞中缓过神来。

   叶思韵的样子就很正常了,女人看着萧瑾辰,笑意温暖:“瑾辰,为师已经把功法剥离出来了,隐匿之术随时都可以修炼。”

   萧瑾辰眼色发亮,他等这隐匿之术已经有一个多月了,当初刚开始习练仙影的时候,叶思韵只说了它可易容,可使人身法缥缈迅速两个方面,直到陈文伯说出隐匿之术后他才明白,原来他之前修行的仙影只是些基础,它真正厉害的地方其实是能分出能容纳蕴神之种的影子,和潜藏在功法字里行间的隐匿之术,怪不得他以前读仙影口诀的时候总有些奇怪之处,想来,那应该便是成就隐匿之术的底子了,而仙影功法的所谓的下一境界,其实说白了,就是这剥离出来的隐匿术。

   “那弟子今晚便练可以吗?”

   叶思韵微不可察的松口气,女人站起身来,往暗处走去“自然是可以的,你过来吧。”

   “静依,我……”萧瑾辰看着安静依,有些歉意。

   “没事的,修行重要,你去吧。”安姑娘点点头,很是善解人意。

   ……

   萧瑾辰不敢让师父等太久,给安静依说了一声后便起身追去。

   只是萧瑾辰都走出有一里地了,却还是没有看见自家师父在哪里,年轻太子喃喃道:“人呢?”

   “怎么,这就找不到为师了?”有道极为魅惑的声音在萧瑾辰耳边响起,好像呢喃一般,听的萧瑾辰骨头都酥了,与此同时,叶思韵也现出身形,竟是在萧瑾辰右边。

   “师父,您……您一直在瑾辰旁边?”萧瑾辰一脸的惊讶。

   “嗯。”叶思韵点点头:“从你走出十米后我就跟着你了。”

   “嘶。”萧瑾辰倒抽一口凉气。

   “咋,这就惊讶了?”

   “这难道还不值得惊讶吗?”萧瑾辰反问。

   “有什么好惊讶的,在隐匿一道里,这不过是小道而已,瑾辰,你了解隐匿之术吗?”

   “不了解,难吗?”

   “不难,其实隐匿之术说白了,便是利用真气的变化,借助山川地势,以及所有能被利用的东西,来达到隐匿目的的一种手段而已,心法都是其次,主要便是对气机的完美把控,掌握的越细,隐匿之术越强,你,理解吗?”

   “嗯,我理解了师父。”

   “其实我半个月前就把心法剥离出来了,之所以没让你练,是因为在你努力想劈开那块石头的时候,事实上也顺带打好了基础,至于心法,有跟没有没什么区别,仙影的最高境界便是隐匿,我之前没给你说,是想让你自己在把仙影修至最高境界是自己去悟,但没想的世事变化如此之快,我也不得不主动给你点破这个秘密了。”

   “之所以说你练剑其实就是在给隐匿之术打基础,是因为万法皆通,剑术讲究真气变化次数,隐匿之术同样如此,如果我没猜错,你如今的剑气变化共有四十次,对吧。”

   “嗯。”

   “那我现在告诉你,隐匿之术所需要的基础便是真气变化三十六,这和剑气变化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你现在正好达到修行隐匿之术的最低要求,所以我现在才给你教。”

   “师父良苦用心,徒儿知道。”

   “得得得,我早都想说了这句话了。”叶思韵突然不耐烦起来,女人有些恨铁不成钢道:“萧瑾辰,你啥时候也变的这般虚伪了,你之前和师父说话时的那个贱样儿哪去了,怎么,是因为安静依?”

   “不是。”萧瑾辰眼神躲闪着。

   “不是个屁,安静依的过去我大约知道一点,她是那种很没安全感的姑娘,你以为你事事守礼就会没事了,我知道,你是不想委屈了她,可你委屈了自己啊傻小子,现在的这个你不是真的你,你刚来时的那股机灵劲去哪了?打叶秉文的气势去哪了?”

   “我……”

   “我告诉你,如果都不敢做真正的自己了,那活着就也没意义了,人活一世,短短数十载,为何不敢做真正的自己,你爱一个人,爱的就是一个真字,你这样小心翼翼的,连自己都不敢面对,你告诉我,这样的爱能长久?爱情都是要经营的,不是爱了以后就什么都不管了,爱的最高境界是成全彼此,有问题,那就解决呀,知道她没有安全感,就给她安全感,也不要以一个虚伪的方式去营造假象,这不会长久的。你为什么就不能同她敞开心扉呢?为什么就不带着她一起去面对?童年有缺陷,那就慢慢去弥补,别当个懦夫。”

   “师父,我不知道,我是第一次谈恋爱,我也不知道怎么办?”萧瑾辰摇头道。

   “解决缺陷的方法就是用其他东西去弥补,你家安静依这说的好听叫没有安全感,说得不好听就是人生没有目的,内心不充实,不安定,她安静依肯定也知道自己没有安全感,这可能会很难控制,但既然知道了,那就要有目的性的读这类文章,学习前人的经验,给自己树立个目标,努力去完善自己,要知道超脱苦难,才是强者啊。”

   “嗯。”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接下来你继续练习劈石头,尽快掌握剑术变化的技巧,等你能劈断石头了,隐匿之术的心法也就不用我教了,这些其实你早都学过,缺少的只是一个引子,一个念头罢了。”

   叶思韵似乎是不想看见萧瑾辰,说完这一番话扭头便走,只是萧瑾辰没看到,叶思韵转身的时候很隐晦的看了不远处的某颗树。

   相爱的最高境界是成全,可对于我叶思韵来说,哪怕你不爱我,我也愿成全你,我的人生已经那样糟糕了,碰上你,我很幸运,所以我希望你好,我也愿意去成全,成全你,也成全你的那个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