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驰骋九界

第五十一章 进化危机二

驰骋九界 忧愁青菜 5253 2019-12-08 16:24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jvrppxg.net 爱奇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收藏网址下次继续看:""。

   苏文多次见过苏美所放仙术,也听她炫耀过柳堡一战时的仙术威力,早有了心理准备。即便如此,也仍然被吓的头皮发麻,两股战战。默念一句“卧槽”。  顺便瞅了一眼妖兽头领,这货还算镇定,见苏文看过去,把嘴巴咧开到耳朵根,居然对着二人憋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苏文明白了,这意思是太强了,惹不起。你们先休息,我来收拾战场。苏美白了妖兽首领一眼。这货立刻五体投地趴在了屋檐上。

   放了仙术,苏美以为又会晕倒,便拿眼睛看着苏文。苏文心中了然,上前一步伸手揽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则扶住她的胳膊。 苏美会心一笑,也伸出两臂圈住他的身体,把头倚在他肩上。等了片刻,只是有些虚弱,却并未感觉到眩晕。

   二人便这般依偎在一起,看残阳如血,袅袅升起的狼烟已经打破苏仙城三百年来的安宁。却不知道表面的宁静下还有多少暗流涌动...

   妖兽们清扫完战场,又去城内搜索一番,零星战斗时有发生。也有一些军士陆续逃脱,时不时也有骑兵从苏仙城里冲出。妖兽们损失惨重,显然也是无力追赶。

   妖兽首领对着高塔吼了一声,便领着妖兽们悄悄遁去。苏文和苏美哑然失笑,那妖兽拣上等的兵器留了一多半下来,堆在了高塔下面。大车上的箱子则是纹丝未动。显然是按照出力大小来分账的做派。

   ........

   苏美对箱子颇感的兴趣,便拉着苏文前去查看。走到高塔下,苏文见兵器堆成小山。捡起根长枪跟自己的比了比,两者形制相似,却不可拆卸。枪尖后部也有鎏金文字:敕造 伏妖大将。显然一个是高配,另一个是量产的低配版本。

   苏美拿起一把查看一番,偏过脑袋看着苏文,眼眸好似有星星在闪烁。朱唇轻启,露出一口编贝般皓齿,忽然跳了一下,喊出声来:“哇!发财喽!”

   苏文见她显然开心至极。也被她感染的开心起来。

   虽然知道这些武器珍贵,却对新苏的钱币并无概念。这一堆里最少也有个三五十把长枪。加上同样数量,类似材质的盾牌,看苏美的样子。 怕是做梦都没想像过的一大笔钱!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又不是在地球...!话虽如此,心中却隐约闪过一个念头,感觉很重要,却又不甚清晰,想抓却又抓不住... 正在凝神思索

   索,却看到苏美倒拖着一把长枪,脚下生风般去往下面一层,连忙紧跟在身后。

   二人下到大车处,士兵和妖兽的尸体已经被清理干净,苏文暗想:大慨被妖兽拖走做了食物,不免有些恶心。

   四处一片狼藉。飞车被打烂了两台,残骸飞得到处都是。可燃物仍旧在冒着烟火,二人不敢上前。地上丢满了残破的武器和铠甲,多数木箱也被炸的稀烂。有半个箱子落在苏文脚边,待看清里面装的物品,苏文大为遗憾。箱内原有不少的书籍,可惜已烧成灰烬。

   苏美见有台大车上的箱子保存完好,便招呼苏文过去查看。

   撬开一个箱子,苏文才知道箱子木料极好,只是外面的油漆年久剥落,才显得破败腐朽。掀开内里遮盖的朽布,不出所料,果然是刀剑。刀剑虽然虽然封存了三百多年,却仍保存如新。

   随便抽出一把,只见月牙首直刃,刃长不到一米,刀宽三指,桃形护手。握把长而直,尾端带有机括,通体淡青色。护手上方有鎏金文字:敕造 眉尖刀。正是妖兽首领所持的腰刀。苏文见尾部机括与自己的伏妖枪机括相同,知道这刀应该还有长杆。禁不住赞叹古苏朝兵器制作的精良。

   仔细看地上的兵器残骸,又发现不少眉尖刀散落在燃烧的箱子残骸里。外表烧的黢黑,稍加擦拭,仍旧崭新如初。想必是妖兽们打扫战场时忽略的。既然苏美喜欢这些财货,便想拿给苏美邀功。

   此时苏美站在一个打开的小箱旁边,正捧着本书看的津津有味,苏文走近亦浑然不知。苏文走到她身后,略低头看过去,赫然是本《**秘戏经集》。不仅有如何爱抚的详尽描述又有各种臻于圆满的姿势,图文并茂,人物画的生动,神态细腻传神,又有小字详细记载御龙之术,酣畅淋漓描绘合欢人间极乐相。历代名作亦独立成册,更有不少房中养生秘笈。

   苏美翻的一页是《汉宫春晓图》后一页是《燕寝怡情图》画作含蓄生动,充满生活气息,一却未发生,却引人无限的遐想。画中的男女情意绵绵,眼神中俱是浓浓的爱意,既有夫妻间脉脉传情,也有情人之间的缠绵。

   再看到《风流艳畅图》。旁边题有小诗一首,

   春风桃李花开夜,烛烧凤蜡香燃麝。

   鱼水喜相逢,犹疑是梦中。

   感情良不少,报德何时了。

   细君问莺莺,何人解此情

   再翻下去大约是苏朝的才子佳人图,苏文并不认识,但文字隽永,真心流露。却也看的安心为爱鼓掌。

   又翻一页,却是失传已久的《熙陵幸小周后图》 却是图文并茂,但见後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後,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後。後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

   又画一忧心男子题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苏美原本看的仔细,看到此处却有些恼怒。狠狠道:“这帝王怎么如此不知廉耻,禽兽不如?这是苏皇还是哪路诸侯?”

   苏文顺口答道:“这一家人出了名的荒诞。”

   苏美闻言抬头,四目相交,羞的苏美面红耳赤,跺一跺脚,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苏文也觉的尴尬,又怕再胡说八道引人反感,强作镇定道:“这恐怕是宫里皇后妃子的物品,这些原本也不奇怪,描绘些人伦之事,算是科普读物。”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苏美一颗心早就乱了,低头“嗯”了一声。心里却想:“这些诗辞写得还好,可是这画里的人在做什么?难道长大了与人相爱结婚,便要做图中之事?”

   苏文又去翻看箱子里的东西,果然看到的都是首饰霞帔,想必是嫔妃的物品。心里却冒出个古怪想法,万一这嫔妃是自己的祖先呢?还是先帮她收好这些物件。苏美翻出了几个形态隐晦的角先生和一些同类的物品,问苏文道:“这人怎么藏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苏文看她抓个牛角摇来摇去,大感头疼,只好答道:“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这话是其他人来说倒也无所谓,可被苏文这么一说。苏美心想:我在你眼里竟然只是个孩子?心中像被针扎了一样难受,却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只觉得受了莫大的委屈一般,低下头咬着下唇,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争辩道:“我前年已然及笄,怎么不算长大?”

   “什么是及笄?”

   苏美被这问题雷的凭空生出些无力感:“呃...我十七岁了。”说完便怒视着苏文。

   “不到十八岁,不

   就是未成年人?不过你都有工作了,那也算是成年了。我不是在说年龄问题,只是说等你结了婚自然明白。”苏文吓了一跳,倒是不在意她成年还是未成年,这里也没未成年人保护法。只是万万没想到苏美才十七岁,却已出落的如此成熟美艳。暗暗盘算:可能是吃肉喝奶的生活习惯导致人发育的早。

   “哼......下月就满十八,哎...?我有没有成年...要你管。”苏美见苏文真的只是随便说说。随口嘟囔一句,也就不再纠结这个事情了。注意力被苏文手里的眉尖刀吸引,一把夺了过去。挥舞两下,开心的叫出声来:“哇,又是神器!发财了,发财了。”

   苏文趁她不注意,赶紧把些羞人的东西藏好,把那个小箱夹在了腋下。想到这些尴尬物品,脑海里突然一动,仿佛什么东西破开了一般,刚才抓不住的想法突然贯通了起来。

   原来苏文看到了嫔妃的物品,想着深宫清冷寂寞,找些乐子也是人之常情。但是这些东西除了助兴,还有许多采补、养生的秘籍,却又不像是为了个人使用。何况如此珍而重之收藏起来,显然是为了讨皇帝欢心。皇帝虽然后宫粉黛三千,却未必有能力让人雨露均沾。嫔妃们为了争宠,自然钻研房中擒龙术。道士们炼些丹汞,也能赚的盆满钵满。不但是苏朝,在地球解决人伦大事的公司也是挣钱挣的手软。一颗药丸体积很小,每次多带些过来。如果有皇帝做背书,岂不是能赚不少钱?

   想知道妖兽的秘密,为什么一定是自己去找新苏的皇帝?难道不能通过其他渠道? 不是说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么?有钱可以为所欲为么?既然没想法去抢回龙椅,何不考虑做个富翁。组建一个财团,像传说里的共济会一样,钱财开道,手就伸进了世界的各个角落,何愁找不到需要的情报?这里又不是地球,有了地上这堆东西,怎么说也算有钱人。这些钱恐怕不够做到共济会的程度,有了本钱,生意可以慢慢做。最起码多了一条可行的路。

   苏文拍了拍给自己带来灵感的这箱东西,禁不住哑然失笑。想起那瓶药,也不知道唐医生测试的如何,到底有没有效果?

   挣钱的思路一旦打开,灵感就如开了闸的水,汹涌澎湃。发觉的有无数挣钱的东西可以运过来。

   “商会是个什么情况?新苏有什么生意最赚钱?”苏文原本不懂商业,但也知道起码先做个调

   调查,准备有个初步的商业计划书。免得事到临头手忙脚乱。

   “你怎么突然想起赚钱的事了?这事情你该问乐家的人吧,你不是跟那个乐大小姐关系很好么?问我做什么?”苏美听到问话,先是有些诧异,想着你一个游侠做么生意?自己提起了乐小姐,不曾想却惹恼了自己。也不声张,只是走开去查看其他的箱子。

   苏文见她情绪忽高忽低,不敢自找没趣。便自己埋头盘算起来。

   无名之火来的快,去得也快。过了一会,苏美见翻来翻去都是眉尖刀。兴趣也开始减退。见苏文默不作声,心里有些不安,以为他嫌自己敷衍。便以乐家为例,把知道的事情告诉了苏文。

   苏文这才明白,农牧业各半的经济体,把苏朝的商业推动的无比繁茂。国家之间因为地理上的天然割裂,又催生了横跨多国的商业帝国。例如这乐家,历史比新苏悠久,既是票号又是粮商,代代人都同两大陆皇室联姻。发行的粮票竟然各国通用,自然是大陆上举足轻重的角色。除了少数几家横跨两大陆巨头,每个国家也有各自的商业领域,宋国的药材便是其中之一。宋清祖上原本是前苏朝的医官,家族做的医药生意。苏仙城陷落以后,宋家人才建了宋国。

   盐铁矿山则是官办的行业,私盐贩子又多数伪装成商户,既是朝廷的大敌,也是正经商会的头面人物,市井百业莫不如此。跟地球一样,社会上层之间,相互关系盘根错节,利益链一换牵着一环。不光难容普通人进出,也不让局外人随意窥视。

   苏文细细思量一番,没太多信心凭自己的能力去白手起家,征战商场,短时间内成为一方富贾。听苏美介绍的来看,也算得上是好坏参半:好消息是宋国做药材,如果借助宋国的关系和渠道,生意倒是有些希望。 坏消息是武器只能卖给官方,未必能卖上好价钱。

   妖兽们虽然带走了大部分的武器,但是分给二人的数量也不少。眼看着如此多的神器散落一地,二人不免犯愁。探宝的人损失巨大,想必一时半会不会再来,但不能避免其他寻宝人的窥视。便商议由苏美去把武器低价卖给宋国,再找办法运出去。

   苏文有些担心妖兽进化的事情,想回地球查查资料,便坚持留在苏仙城。两人约好三日后烽燧汇合。

   苏美借口消耗太大,需要休息。拖到第二日,才不情不愿的返回新苏。

   苏文原本不想丢下苏美一个人,可念及她的战斗力和飞行技术。只要她不去惹人,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并且实在等不及要回去一趟,查查资料。 这一会满脑子都是问号,任谁也不想被这问题撑破掉脑袋。

   同样一群妖兽,十几天以前还只是会打打埋伏。十几天以后,他们开始使用工具,掌握了复杂的武器--弓弩。妖兽的首领始终携带着一把刀,这把刀像是人类的权杖,象征意义远大过实际使用价值。这是不意味着出现了分工?产生了阶级?

   打埋伏可以被认为是进化过程逐步完善的捕猎技巧。使用工具和阶级的出现是不是意味着文明?

   文明出现的太突然,丝毫没有征兆,也没有原因。更没有先例,妖兽一夜之间就从兽群变成了部落。假如这是进化,那这种进化是不是很可怕?

   带着疑问,苏文开始返回地球,登仙桥渐趋稳定,畅通无阻。待到烟雾散去,苏文感觉到了熟悉的无力感,无奈之下便仰躺在地,索性欣赏起竹林风光。心里暗自庆幸,好在是治安良好、人类强大的华夏,不需要担心妖兽的觊觎...

   ****

   ps:书友们我是作者忧愁青菜,近期由于很多读者反馈找不到读书入口,现良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几乎能找到网上所有的书,详情请花半分钟时间关注微信公众号"找书神器"(微信右上角点"+"号->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 搜索并添加公众号,然后按提示操作即可,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论起新苏城园林居舍,首推当然是坐落在城市阶梯顶层的皇家园林,其次就数地处阶梯第二层的相府了。京城重地寸土寸金,相府却占地颇广。重檐黑漆大门,青瓦白墙,左右两个雕刻精美的石鼓。入户是个演兵的小校场。 府内建筑简朴无华、清新淡雅,错落有致的散布在山池亭榭之间。院里湖石假山平实自然,丝毫不见红尘豪奢之气,细品却又巧夺天工。 回廊环绕其间、建筑、假山、楼台隐现,曲径通幽。洞壑奇巧,出神入化、匠心独具,一草一木别有风韵。园内匾额、碑刻、字画无不出之名家手笔。正和写意山水画的意境。

   奈何前几日刚经历过一场风波,石鼓缺了一个角,大门也正在修葺。仆役、护卫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深恐不小心惹了杀神,又是一场大祸。

   这日一早,近日深居相府,闭门谢客的齐相,却早早领两个儿子等在小校场的凉亭。齐相面色阴沉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齐人魔则是一如既往的木无表情,新闯了祸的齐伟鹏的局促不安的立在父亲身后。少顷,一辆黑蓬马车急驶而来,在大门处稍稍减速。一位面若冠玉的中年人掀开车帘,门口守卫的家丁让开道路,马车径自驶入大门。

   一秒记住域名:""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