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纵横五千年

第六百零六章 再见郑萱!

纵横五千年 优柔寡断982692 2563 2019-11-08 23:53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jvrppxg.net 爱奇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自从拒绝了江鱼。

   这趟婚姻决裂,似所有不幸的事情,都发生在她郑萱身上。

   金城婚礼以后,郑家地位一落千丈,受到当地无数富豪和大佬的耻笑。

   她郑家,因为错失龙婿,在江北、在漠南一夜成名。那些曾经高高在上,不屑于看郑家一眼的名流们,都纷纷低头看来了。

   只不过,那是一双双幸灾乐祸,充满怜悯的眼神。

   这几年间,郑父郑母数次动用人脉,为她物色了一位位手腕出众、学识渊博的青年才俊。

   甚至是来自燕京的名贵家族。

   那些年轻翘楚,无不是城府、能力、背景都出类拔萃的人。

   但江鱼就像在郑萱心中生根发芽,在这条九天真龙面前,哪怕再优秀的人,也瞬间黯淡下去。

   郑萱始终无法说服自己,淡化脑海中,那道如魔障般,无时无刻不充塞全身的身影。

   仿佛再努力再优秀的人,终极一生,也无法望江鱼项背。

   郑父更在上次,亲眼目睹江鱼一人登临绝巅,逼得西方诸国俯首求饶。错失江鱼的悔恨,令他疟疾如火山般爆发。

   从此一蹶不振,卧病在床。

   寻遍海外名医,也束手无策,短短几天时间,郑父双眼精芒黯淡,整个人,似乎都被压垮。

   最后找遍关系,求来一位地仙,面对此症,大摇其头。

   人家只说了一句话。

   “此乃心疾病障,医得病障,难治心疾。只有找一处灵气汇聚的地方,日夜调养,舒心静神,才可慢慢痊愈。”

   郑萱一家找遍海外,甚至不知道,什么地方,才称得上灵气汇聚?

   直到云城大变。

   一夜间,整个炎夏的武者仿佛失去理智,不惜荡尽家财,也要在云城附近买下住宅。

   面对疯狂上涨的住宅,绕是郑萱一家,变卖所有产业,不过是九毛一毛。

   而且这些地皮宅区,还是九荒集团所有。

   这一刻,郑萱才绝望感知到,人生最大的玩笑,就是于此。

   想起当初郑江两家的关系,郑萱心中五味陈杂,却在如今,连着一面都不愿意见。只怕江鱼的父母,对郑萱当初踏门悔婚的行为,早就心灰意冷。

   她何尝记不得,那年云城婚礼,江鱼的父母,一人未到。

   “宣宣,你去求求江鱼。”

   郑母脸色煞白,摇摇欲坠。

   郑萱抬起红肿的美眸,眺望八景山巅,那一副如画卷般壮美的仙家庭院。百般滋味,在心头涌过。

   “如今的我,又怎有资格去求他?”

   郑萱具备细品,心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最终,她还是迈出脚步,一步步走向八景山。

   ……

   郑萱爬上八景山时,正看见江鱼躺在椅子上,眼睛半眯半合,如在等待。

   “你知道我会来?”

   郑萱抬起一张憔悴清美的脸庞,语气复杂道。

   “知道如何,不知道又能如何?”江鱼脸上不见喜怒:“我们早就毫无关系,我既不是你的未婚夫,你也不是我的未婚妻。”

   郑萱用力咬住嘴唇。

   江鱼当前,反而是她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苏暖依打电话询问江鱼的时候,江鱼就知道,这个女人迟早会登上八景山。

   “江鱼,对不起…”

   郑萱低下了高傲的脑袋,仿佛一直以来,在江鱼面前故作出的倔强和坚韧,都在此刻烟消云散。

   江鱼眼神闪烁着。

   “追求自己的婚姻,有何错?”

   “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更没有怨恨过你?”

   “当初我曾跟你说过,希望有朝一日,你不要后悔自己的决定。”

   “你唯一做错的是,当着我的面,和江少奇定下婚约。你根本不知道,你这样的做法,会让我的父母多么难堪。”

   江鱼每说一句,郑萱的脸上就苍白一分。

   到最后,郑萱几乎站立不稳,娇躯颤动着,宛若遭遇了人生中,最大的打击。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人生在世,哪儿有那么多回头的机会?”江鱼目光平和,淡然如初:“你若和我结婚,就算你再不入我的眼,我也依然会让你无忧无虑的渡过一生。”

   这些事,江鱼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对他而言,仿佛过了几个世纪之久。

   江九荒的内心,怎会被这些事情拘束住?

   郑萱低着头,似一言一字,都说不出来。来之前,她想好无数措辞,但在此刻,大脑一片空白。

   江鱼徐徐长身,背手站在摘星楼上,目光眺望整个云雾湖。仿佛登巅而上,俯瞰众生的神灵般。

   两人陷入深深的沉默。

   看着江鱼的背影,郑萱觉得,是那样普通,俨然没有一星一点横扫诸国,当世神话的影子。

   无论何时何地。

   江鱼都属于那种走在人群,坐在角落,都无人去关注的类型。

   即便到了今天,郑萱也依然看不出,江鱼浑身上下,没有具备半点大佬的样子。

   好像站在她面前的,依然是六年前,那个自暴自弃,生来天萎的江家遗子。

   “江鱼,我还是不信。”

   郑萱忽的抬头。

   江鱼似笑非笑,转身看来:“现在整个世界,都知道我是江九荒,一世神话。你为什么还不相信?”

   郑萱抬起下巴,直视江鱼双眼:

   “我不信你一个江家少年,没背景,没提携,没学识,没手段。凭什么能一飞冲天?凭什么能一人挡国?又凭什么能冠称神话?”

   “你一定在骗我,一定在骗整个世界。”

   说到最后,郑萱已经声嘶力竭。

   几年来的怨恨,不解,质疑,悔恨,都在此刻吐诉。

   从江鱼潜龙出渊,化作九天真龙,无论哪一次她和江鱼见面,江鱼都是高高在上,被世人簇拥跪拜。

   从未有过哪一刻,像现在这样,两个人化身平凡,真正的面对一起。

   “我想不通,为什么偏偏是你江鱼,而不是其他人?”

   郑萱美眸通红,泛起点点泪光。

   她一个不解,一万个不解。

   江鱼凭什么?

   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夜间,站在了巅峰,所有人都只能仰望。哪怕是一个成长的过程,都没有。

   江鱼眼眸中,星光点点。

   他沉默着。

   是啊,在郑萱这种人眼中,自己朝夕之间,便凌驾整个天地。远不像其他人,是一步步,经过无数时间累积,最终站在绝巅的位置。

   而他,跨越了其他人十几年、乃至数十年的积累,一步登天。

   所以郑萱不信。

   江鱼缓缓抬头,看向郑萱:

   “你到现在还是不知道,我在依仗什么?”

   “从来没有人提携过我,也更没有遇到什么机遇。我就是江鱼,我就是江九荒,现在我就告诉你,我凭什么站在世界之巅,我凭什么是当世神话!”

   说完。

   江鱼一脚跺下。

   “阵起!”

   自摘星楼起始,一直延伸至整片云雾湖,道道光柱拔地而起,冲破云雾,上至天穹。

   漫天彩芒,如星辉夜幕,似宇宙银河,横在虚空。潮浪涌动,无边云雾往着两列裂开,一道道不见尽头的阶梯,宛若直达九天。

   郑萱身处其中,瞪大没有,做梦般的看着这一切。

   前一秒还普通如常的江鱼,这一刻,身披神芒,脚踩漫天云雾而起,云雾湖上,拔起万丈云龙,浩瀚无渺,与若天神。

   “我横压世间,贵为神话,从来不靠什么手腕阴谋。靠的,是执掌众生生死,睥睨万古的强大力量。”

   “我曾经和你说过,你永远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

   江鱼身居九天,淡漠看来。

   郑萱整个人,呆在原地。

   她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明悟,这才是江鱼真正的样子。也正是为此,她错失一生遗憾。

   无边的悔恨,将她整个人淹没。

   郑萱呆讷的抬起头来:

   “这就是当世神话,真正的神采吗,只怕仙人没有什么区别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