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宅门纪事

第一百一十八章 端倪

宅门纪事 泉岭100 3298 2019-12-05 18:19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jvrppxg.net 爱奇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胡帘秀坐在自已的父亲和凌远航这间,她伸出纤纤素手,先把父亲的杯子倒满酒,先后把自已面前的酒杯倒满后,端起酒杯羞涩地说:“将军,小女子敬您是个大英雄。”

   凌远航端过来也没客气,一饮而进,然后把酒杯放下。眼睛也没有看胡帘秀。

   胡帘秀有点摸不清凌远航的想法,按理来说,自已长得这么美,凌将军也喝了自已倒的酒,按理来说,他的眼睛也不给自已个暗示什么的,或是痴迷地望着自已,难道凌将军没有看上自已?不对,如果对自已一点意思都没有的话,他也不能接自已的酒啊,不得不说凌远航这不按套路出牌的方式让胡家父女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不过胡家父女可真是都看上凌远航了,凌远航的身世在大元属于一流贵胄,而凌远航个人的能力在大元属于翘楚,凌远航俊美的外表更让胡帘秀姑娘着迷。

   让女儿嫁进郡王府为妾室,胡县令觉得也是很美的事情,能攀上郡王府这棵大树,牺牲个女儿做妾不算什么。

   而对于胡帘秀来说,能给凌远航这样有能力又有家世地位,人又很俊美的的人做妾她做梦都能笑醒。父女俩是一样的心思。

   凌远航的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他来时就是这样不苟言笑的表情,现在还是那样的一个表情。

   胡帘秀看了看父亲就又斟满一杯酒双手端起对凌远航说:“将军,谢谢将军能够给家父和小女子薄面光临寒舍,让我们父女倍感荣幸。

   凌远航没有接酒杯,而是说:“胡小姐客气了,应该是远航谢胡县令赐宴。”然后他又喊了一声:“阿元。”

   正在看热闹的阿元赶紧答应一声,他看向凌远航,凌远航用眼睛给他示意了一下酒杯。阿元赶紧去接过胡帘秀手里的酒杯说:“胡小姐,您不知道,我们将军向来是酒量浅,他已经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您这杯酒就由小的来代我们将军喝完。”说着他一仰脖,胡帘秀精心准备的酒全进了他的肚子里。喝完他还不算完,又来了一句:“胡小姐,谢谢您的酒,真是好酒啊。”把个胡小姐气的小脸发紫,可她又不好发作。

   胡县令也明白了,这是凌远航不想喝了,人家没有看上自己的女儿,人家第一杯酒纯属是给自已面子。本来就是想要拉拢凌远航,既然这件事情一时之间不能成,那就再等以后再找机会吧,可不能把这位贵人惹火了,于是她对女儿说:“帘秀,既然凌将军不胜酒力,你就先下去吧。”

   胡帘秀不甘心地对着凌远航行了一个礼,又袅袅娜娜地退下了。

   然后胡县令又吩咐下人上好茶,既然人家已经说了不胜酒力了,那也只能喝茶聊天了。

   凌远航说:”你这延宁县虽然比较靠近边境,可却是山青水秀的,真是个好地方,而且这个地方的交通也是四通八达,难怪山西都司把此地做为物资转运站。”

   胡县令一听这个就来了兴趣,要说我这个小地方虽然小,但却是个很重要也很热闹的地方,每年朝廷从这里转运的物质太多了,你看到我那几个大仓库了吗,从来都没有闲着过。”

   凌远航不动声色地问:胡县令,每年从这里转运的边关物资什么最多啊?”

   胡县令翘着胡子说:“那自然是兵刃和盔甲了。“

   凌远航问:“这几年边关停战了,兵刃也消耗这么大吗?”

   胡县令说:“也有小股的瓦剌士兵和我们的大元军队遭遇的情况发生,而且这种情况每年都有不少。这兵器损耗自然也很多了。”

   凌远航又问:“这周围这么多的山脉,我听说这地方也时常有土匪出没。他们不骚扰这里吗?”

   胡县令说:“当然有土匪,他们人数还不少呢,他们时常到下面的郡县来采购粮食,每次采购都很多,不过有一点好处,他们从来不骚扰百姓。”

   凌远航又问:“他们那么多钱吗,竟然不用抢劫就可以度日。难道他们自已就能生钱不成?”

   胡县令有些警惕地看看凌远航,然后他小心地说:“将军莫不是要打这伙土匪?”

   凌远航哈哈大笑,笑罢他说:“胡县令,我要打土匪,你紧张什么,莫不是那些个土匪里有你家的人?”

   胡县令赶忙说:“没有,没有,绝对没有。凌将军玩笑了。”说着他擦擦头上沁出的汗,心说:这凌将军到底什么意思,莫不是在试探什么?”

   凌远航觉得时候到了,他突然着问:“胡县令,你说,这太原军器局转运到这的武器数目怎么在你这里会少了这么多?这个事情不是你亲自在管吗?”

   胡县令吓得一激灵,他连忙说:“凌将军,这个账簿是专门有人管理的,我只是负责大局,这些具体的事情是有专门的人来负责的。不过这个管理帐簿的人去年就已经辞职回老家了。我也不知道他的老家在哪里。”

   说着他又擦了擦汗,这凌将军来时就已经看到转运物资的帐本,看完后他也没说什么,胡县令还以为没有事情了。没想到凌远航今天在吃饭时又提起了这事情。

   他刚才说得话是实情,那个管理此事的人确实走了,今年的这个是他新提拔上来的。他也确实不管具体的帐目,至于帐目上记得是多了还是少了,他也从来不过问,他只管自已从中能捞到多少的银子就行了。这几年他还真得没少从当中捞回扣。

   凌远航故意又说:“既然这样,那个人都不在了,这还能查什么啊,我问你不也是白问,那就先这样吧。那个人说话是哪里的口音啊,他没有什么亲戚吗?”

   胡县令一听凌远航这么一说,放下心来,他又给凌远航亲自倒上一杯茶说:“那人说话是京城那一带的京腔,他的家里好像挺有钱,他就一个人在这里,在这里呆了有六七年了吗。去年突然家里来信说他家里老人病故,他不得已才辞职走了。”

   凌远航也就是这么一说,其实他根本就不会去查那个人。无论那个人在不在,胡县令这个人这里肯定有好些个秘密,他可能不会比那个人知道的多,但只要把胡县令扣押起来,他也能从中得到不少的信息。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一是他要等凌一回来,二是他还想看看山脉中的那伙土匪究竟是一伙什么人。他们的钱从哪里来,他们和胡县令有没有什么关系。胡县令知不知道这些军事用品都去了哪里?魏中海他们说的私人力量究竟隐藏在哪里,那些人他们在靠什么维持生活。这就是一个巨大的谜团,凌远航很想把这个谜团解开。

   凌远航又在胡县令家里坐了一会,这期间有不少乡绅也过来和他套近乎,他和他们周旋了一会,就起身告辞。胡县令带着那些个乡绅一直把他送到院子外面。

   凌一回来时带回了一封守城将军写的亲笔信,凌一去的这两天,在那里查询了他们接收武器和盔甲的数目。结果发现,所有武器的丢失都在延宁县。而他们要查的那个陈军需官依然还在边关担任军需官。这个人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兵由子,不过倒是很精明。

   凌远航暂时还不想动那个姓陈的军需官。有些事情还不是公开对战的时候,得先把事情调查清楚再说。

   事情这就简单了许多,然后凌远航又给守城将军写了一封信,让他先把陈军需监控起来。守城的冯将军是太子的人,凌远航在来的时候,太子就已经告诉了他,所以凌远航可以放心地把这件事情交给这个冯将军去办,这封信还是交给凌一去送。

   阿二问凌远航:“世子爷,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要把胡县令抓起来吗?”

   凌远航说:“这件事情牵涉面太大,不只是武器的问题,还有那伙土匪是什么人。你也听到了,我觉得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土匪,他们有强大的金钱支撑,哪里会是土匪。另外你想想,世上有不抢劫的土匪吗?”

   阿二瞪大眼睛说:“世子爷,你是怀疑.....”

   还没等阿二说完,凌远航就嘘了一声让他噤口。他看看外面说:“我们现在去粮店看看。”

   阿二糊涂了,那长得比姑娘还俊秀的小脸上满是不解:“世子爷,莫不是您要买粮食在这里住下很长时间。”

   凌远航笑了:“走吧,到那里你就知道了。”

   凌远航带着阿二和阿元去了县城里最大的一家粮铺,他进去后就对老板说,有很多的地,原来他产的粮食都是直接供给太原的粮店的,可是最近他的那个合作者不能按时交付粮钱,所以他想换一家购买商。正好他的地距离延宁县城不远。他想问问这里需要的量大不大。

   米铺的老板一听就说:“我们这里每个月的供应量都很大,我们有一家大客户,他们每月都来购买一批大米和油。这不再有个七八天他们又应该来了。如果你的米能便宜的话,我可以要一部分。”

   凌远航说:“我今天也就是来采采点,今年的粮食我都已经订出去了,如果你给的米价合适的话,我明年就把粮食卖给你。”

   于是凌远航就开始和米铺的老板谈价钱,结果凌远航把价钱抬得太高了,人家老板觉得不合适,两人没有谈拢。

   而凌远航要的就是谈不成的这个结局。虽然他没有做过买卖,可他问过零售的米价后,就故意的给出了一个低于零售价格不多的价钱,那老板当然不乐意了。

   凌远航走后,那个老板还在不满地嘀咕:“难怪人家不能痛快在给他付款,敢情他给的价格也太高了,中间的利润实在是太少了。”

   胡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