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古装言情 宅门纪事

第五十九章 女人也是半边天

宅门纪事 泉岭100 3101 2019-09-17 20:37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www.xjvrppxg.net 爱奇小说网》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

   亚茹经过慎重的思考,把自已的生意方向确定了。

   她要在这里收一些毛皮回去。除了毛皮之外,她还发现了在地摊上有一些动物骨头做成的小玩意;什么手串,脚铃的,还有一些骨头做的头饰,有些东西做的特别精巧别致。她想可以把这些东西和动物皮毛一起运回去,在自已的店铺里出售。而自已也可以从京城里运过来一些丝绢,质量上佳的布匹,茶叶,还有一些其它的小东西。可惜,如果现在不打仗,她还可以和瓦剌人做生意。那样就可以扩大些经营规模或经营范围。

   想好这里,她就又想到在京城建立的消息渠道。于是她就想,在这边关也可以开个饭店或酒楼。这个镇子人这么多,生意应该很好做的。哎,她又一次可惜,要不打仗,开设瓦剌和边境的互市就好了。

   下一步就是她想要买两个铺子。可是她找了好几天,竟然也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正在出售或出租的铺子。可见现在虽然是打仗,但是人们的经营意识还是很强的。没办法,只好慢慢地碰了。

   旁边的杏红看着她们家世子妃皱着个好看的小眉头,就知道她家世子妃为了没有找到合适的铺子发愁了。于是她说:世子妃,我们对这里不熟悉。别人就是有要出售或出租的房子,但是人家又没有挂出招贴来。我们也民是不知道,也许我们可以找找郭镇长或是郭关长的夫人,兴许他们能有一些消息也说不定啊。“

   亚茹一想也是,于是就说:“对,以后我们去问问他们,反正现在我们一时半会也无法把买卖做起来。慢慢打听着就是了。“

   凌远航自那次把亚茹送回来后,几天之后又来了一次郭家镇,在这里住了两天。

   在这两天里,凌远航就像一只饥饿的狼,把亚茹拆吃入肚。他不知疲倦地把亚茹这么的,那么的,把个亚茹折腾着苦不堪言。

   亚茹发现他现在的脸皮越来越厚,时不时在兴致极高时,就要从嘴里冒出一些羞死人的浑话。这些个浑话连亚茹这个在现代社会呆过,看过很多的言情小说和电视剧的现代穿越人士听了都觉得脸红。每次亚茹都被他折腾的手脚酸软,第二天的时候都不愿下床,惹得几个贴身丫头偷着直乐。

   亚茹的小脸一直红到耳朵根,气的她在没有别人在时,就用自已的莹白如玉的小拳头捶打凌远航。

   凌远航每次都是笑着任由她打。然后他再把自已娇娇软软的小妻子搂到怀里哄她,哄着哄着就又把亚茹哄到了床上。

   两天后,当凌远航噙着笑走出了自家宅院时,亚茹正在腹诽自家的禽兽夫君:这些个当兵的男人,饿极了,真是一匹不知道满足的狼。

   再说凌远航噙着满嘴的笑离开家,他一脸的满足让他的下属都偷着乐。这些下属们还小声的议论:”将军这两天可是被侍奉的舒服了,你看他那满足幸福的样子。”

   凌远航知道这几个小子是在议论他,于是回头骂道:“小子们,又在下面说你们将军什么呢?”

   其中一个眉清目秀的十六七岁的小兵笑嘻嘻地说:“将军,有媳妇是不是特别幸福啊?”

   凌远航哈哈大笑:“那是自然,等不打仗了,你们也赶紧回家娶个媳妇,晚上回家就有人给你暧被窝了。”

   小子又乐:“那将军,是不是就是因为夫人这两天给你暧被窝了,你才这么乐啊?” 还是刚才那个眉清目秀的小兵,他一笑一口小虎牙,非常可爱。

   凌远航用马鞭子在他的腿上抽了一下,笑着骂道:“你找抽啊,敢编排你家将军,再胡乱说,老子把你的嘴缝上。”

   小子吓得赶紧拨开自已的马跑走了,嘴里还不断地贫:“将军,别啊,你要是把小文子的嘴缝上,小文子就没法吃饭了;小文子没法吃饭,小文子就得饿死;小文子饿死了就不能伺候您了,小文子不能伺候您,您不就少了一个开心果了吗?”

   大家哈哈大笑,这小文子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能饶舌,嘴贫。

   凌远航也被他逗乐了,笑着骂了他一句:“这贫嘴的孩子,就应该把你的嘴缝上。”

   一行人说说笑笑地出了镇子,然后打马如飞,直奔泉城关而去。

   泉城关内,黄忠信带着人刚把冯大人一行人接回来。

   冯大人直到黄忠信带着接应的人马到了之后,才把那些乱七八糟充当粮食的东西扔掉。把粮食又重新装上车。一看,大家全都禁不住乐了。所有的粮食装到车上也就五车粮。就这五车粮就把对手给绕得团团转。不过就是损失了那些匹马,那些被毒死的马里还有冯大人和卫将军等将士的马,可惜了。

   黄忠信到的时候,冯大人他们派去买马的人也刚回来。大家这就赶紧收拾行装,继续上路,直奔边关而来。

   李将军等人看到这五车粮食,又听到马被人毒死的事情,不禁竖起大姆指,连声说:“关侯爷真是高明。这皇上也是英明,这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策用得妙啊。”

   凌郡王笑着说:“这回他们想乘虚而入的计策彻底落空。好啊,好。”

   冯大人说:“郡王,我一直想不明白,这对方把粮草直接烧了不就成了,干吗要绕这么大个弯子,好像不舍得毁掉粮草。这才用了毒死马匹的方法。”

   凌郡王收起笑容说:“也许这个人并不是瓦剌的人,他只是为了个人的目的,想借瓦剌人的手除去我们当中的人,好让他自已得到利益。”

   凌远航这时已经回来了,他站在这里听了一会了。他紧锁着眉头说:“我们当中的人,或是父亲你,可是我,可是我们某个将领,可能挡了某个人的路。所以他要借刀杀人,却还想保住朝廷的粮草。”

   凌郡王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儿子的说法。不能不说这父子俩真相了。只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人家针对的人正好是他们父子俩。

   安排好冯大人和卫将军等人去休息。凌郡王父子一同走回大账。

   父子俩坐在那开始了思考。凌郡王又重新把皇上的圣旨拿出来看。

   其实皇上的圣旨上也没有多么重要的内容,只是对郡王到了西北后在这么短的的时间内,就收复了泉城关进行嘉奖,皇上表示自己很欣慰。希望郡王和众将士再接再厉,尽早收复那两坐丢失的城池。

   郡王站起来走到桌案前打开军事與图。凌远航也走过来,父子俩一起研究起来。

   那两座被占领的城池,一个是肥城,在泉城关的东面;另一个是西凉城,还在肥城的东面,收复了肥城才能再继续收复西凉城。

   经过斥候的侦查得到的消息,这肥城现在住着瓦剌最勇猛的将军朵颜。据说他使用一对双锤,力大无比。

   凌家父子研究了一会,其实这不是他们第一次琢磨如何打肥城了。

   郡王沉思着说:“朵颜这个人虽然力大无比,但据说他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见到女人走不动道。极其好色。而且这个人有勇无谋,刚愎自用。所以要打肥城可以智取,不能和他们硬碰硬。”

   “既然他好色,我们就从他的这个弱点下手。”凌远航接着说。

   “女子,女子。”郡王爷摸着下巴反复念叨。

   “父亲,你还记得我们在和匈奴作战时,母妃就曾经带着她的女兵,乔装深入到敌人的腹地。搜集到了匈奴很多的情报,还烧了敌军的军粮”。凌远航想起几年前的战事。

   “对,军粮,远航,我们可以从敌人的军粮下手,他们不是想要我们没有军粮吃吗?这次我们想办法把他们的粮库找到。把他们的军粮烧了,趁他们慌乱时攻打他们,把他们赶出肥城。”凌郡王看着儿子说。

   “行,这主意可以,父亲我们来好好研究研究。”凌远航兴奋地说。

   "不过,父亲,”凌远航想了一下后又接着说:"肥城的仓库大体位置应该和泉城关差不多。只是我们得先混进去一部分人,我们都是中原面孔,怕他们怀疑。”

   "那倒没关系,我们只要乔装成肥城的百姓就可以。”凌郡王笑着说。

   "父亲我们乔装成商队也可以。或是贩卖人口的人,只要把我们的人带进去就行。”凌远航说。

   凌郡王感慨地说:"要是琳琅在这就好了,她还真能解决好多问题。”

   凌远航笑着说:"有时这打仗还真是需要女人出面才不让人怀疑。”

   他停顿了一下笑着说:"不过,父王,我手下倒是有一个小子,长的很俊,也很机灵,让他扮成个姑娘到时保准不会惹人怀疑。”

   “哦,你手下还有这样的人?”凌郡王感兴趣地说。

   凌远航想起那个小文子的嘴皮子,笑着说:“那小子,嘴贫着呢,能说会道的。给他化化妆,比个姑娘还漂亮。”

   “那好,那就让他装扮成姑娘。再找几个人,再看看,再找几个人和他一起扮姑娘。”凌郡王笑着说。

   “好,这事我去办,保准没问题。”凌远航大包大揽地说

   父子俩有商议了一会,初步拟订了一个行动的计划。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